纪念我的硕士开题答辩

纠结了将近半年的硕士论文开题答辩终于结束了,确切的说已经结束两天了,却总感觉我还站在答辩会的接受老师的提问。我不知道该如何评价这次开题答辩,是成功还是失败?但至少在形式上是成功的,没有被判定开题失败,没有被要求重新开题。正式上答辩会之前,一直在担心这个问题,因为就在我进行开题之前,是有同学被活生生的判为开题答辩失败的。由此也可以得出,在北大读硕士是很辛苦的,在北大公卫,尤其是在北大卫管读硕士是很辛苦的,要很努力很勤奋才行。

我们常常说,健教系的开题答辩就是学术交流,“欢声笑语、掌声雷动”是真实写照;而卫管系的开题答辩则是“狂风暴雨,唇枪舌剑”,卫管系的老师对学生要求是真的很严格,所以总是很紧张。正式答辩前组内进行了一次预答辩,当时就紧张的不得了,能明显感到自己的声音都在发颤,十几分钟的陈述完毕后,嗓子都已经嘶哑了。预答辩的紧张状态,让我很担心自己正式答辩时会说不出话来,尤其是看到身边的同学准备之充分,内心的紧张更深。

答辩会当天,由于副导师的原因,我被排在了第一个进行开题陈述,暗自告诉自己不要紧张,除了刚刚开始的时候心里砰砰紧跳了几下,我觉得自己的状态在越来越好,把想要说的意思表达的很清楚,思路也越来越流畅。可以这么说,结果比我预期的要好很多,无论课题准备的怎么样,至少是表述的很清晰,逻辑也比较明确。当听到老师做出的肯定时,心里还是很高兴的,觉得自己真的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差劲。

开题固然是结束了,更困难的还在前面,如何将开题报告在操作层面进行落实,将是未来一年最重要的工作。

 


3 comment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