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号贩子

号贩子不是什么新鲜事物,相信大家都听说过,或者跟号贩子打过交道,跟稀缺资源有关联的地方,似乎都能看到号贩子忙碌的身影。跟咱普通老百姓关系最密切的号贩子有两种,一是火车票号贩子,二是医院号贩子,今天只说说医院号贩子的事。

人有生老病死,离不开打针吃药,生病了都想进最好的医院,都想看最好的医生,但是医生每天的门诊量是有限的,即使不吃不喝不上厕所,也满足不了所有人的就医需求,所以只能通过门诊挂号的手段来进行统筹安排,医院号源有限而患者近乎无限的情况下,怎么能迅速看上心仪的大专家?有人在医院打地铺熬通宵挂号,有人掐着手表在网站秒杀挂号,还有人请号贩子帮忙挂号。

咱老百姓挂不上的号,号贩子是怎么搞到的?我想他们挂号跟咱们应该是没太大区别,因为号源发布的途径就两个,一是挂号窗口,二是网站预约,要说有区别,估计是高级号贩子可以雇佣更多的低级号贩子,每天24小时排队挂号,或者购买运算速度更快的超级服务器,秒杀网站预约号。一个普通号五六块钱,一个专家号十几块钱,一个特需专家号一二百块钱,这是窗口指导价,号贩子给出的价格一般都会翻个十几二十倍,红果果的暴利职业,比你我挣钱快得多。

说个身边刚发生的真人真事,老婆的闺蜜怀孕了,想在我们单位的附属医院产科挂号建档,靠自己挂号是一点希望都没有,因为附院产科的生意火爆的不得了,所以就找了个以前合作过的号贩子,交了800块钱的服务费,请号贩子代为挂一个产科专家号,实际的产科专家号仅为14元。过了两天还是三天,号贩子通知该闺蜜,挂上产科专家号了,还提供了一张挂号小条。该闺蜜按照挂号小条的时间去了产科门诊,在护士分诊台刷了就医卡等待叫号,结果左等右等,始终没有叫到她的名字,去护士站的分诊系统里查询了一下,她根本就没有挂上产科专家号。坑爹的号贩子,高价挂号就算了,拿了个以假乱真的挂号小条来忽悠人,可真够缺德的啊。该闺蜜找到那个号贩子理论,一开始他还不相信,后来给他的上线或者下线打了好几通电话,才勉为其难的退了300块钱给闺蜜,也就不了了之了。

最近看新闻,说北京又在大力打击医院号贩子,近期已经抓获了700多名医院号贩子,看起来力度是不小,而且这种严打活动搞得频率也不低,可号贩子就像春风吹又生的野草一样,割了一茬又一茬。医疗资源过度集中的大环境不改变,分级诊疗的制度落不到实处,号贩子滋生的土壤不根除,就永远也消灭不了他们。


24 comments

    • 可以网上预约,还可以拨打114电话预约,氮素,号源有限,这些途径你根本就预约不上。当所有途径都预约不上的时候,你还特别想看专家,那就找黄牛吧。

    • 目前为止我还没近距离接触过黄牛党。嘿嘿,这个验证码插件主要是挡一挡留言机器人等流氓,把你给挡住了?这个属于误伤。

    • 人人都说黄牛牟取暴利,同时还扰乱了正常的医疗秩序。可是从私心来说,要是没有黄牛,我们怎么能挂上紧缺的专家号呢?

    • 这个思路要给你点赞。可惜绝大多数人宁肯病了去花钱,也舍不得在保健健身上花钱,不过现在这种状况应该是在逐渐改善了。

  • 关键是天朝人满为患,各种公共资源紧缺。而且对于公共资源的调配也没有做好。这样就造成了老百姓极大的困扰。上海还有拍牌的黄牛,这都是公开的。刚需靠政府打压,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 公共资源的紧缺是一方面,更严重的是公共资源人为分成了三六九等,大城市大医院享有更优质的资源,小城市校医院则较差,所以人生了病才一窝蜂的向大城市大医院流动。总之这不是一个很好解决的问题。

    • 也不能单纯用傻逼来概括这事,主要原因一是经济条件可以负担的起这个溢价的费用,二是个人意识,什么都想要最高的,甭管是不是真的需要。其实生个孩子,真没必要都扎堆到三甲大医院,一般的医院完全能hold住的。

    • 就是僧多粥少嘛,谁都想多喝点粥,可惜这个粥不是想熬多少就熬多少的。

    • 确切的说,应该是号的真实价值远远高于14块钱。医生看一个病人还不如理发师剪个头发挣得钱多,医生的成长需要投入多少时间和金钱?理发师的培训又需要多少时间和金钱?整个就是拧巴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