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渡漂流归来

以前一直听人谈起,十渡或者野三坡如何有趣;这个周末,一是为了庆祝师兄师姐顺利毕业,二是为了放松下紧张的情绪,医教所组织全体研究生集体出游,目的地就是北京市房山区的十渡风景区。

十渡虽然在行政区划上还属于北京,但这一次出游,真切感受到北京的面积之大,不提从学校出发之后的公交和地铁,单单坐上前往十渡的旅游大巴车,就足足走了两个半小时,这还是在高速上行驶的。

抵达接待我们住宿的一户农家院的时间,是下午一点钟左右。当地家家户户都挂着农家院的牌子,看样子是整个村子都以民俗游作为生计。院子里搭了一个凉棚,摆放了两张桌子,农家特色的饭菜已然端上了桌,菜式略过不提了;对于从小生在农村长在农村的我来说,他们家做的饭菜实在是乏善可陈,相当一般。

下午的主要活动体验漂流,漂流的地点距离我们住宿的地方还很远,男主人开着一辆破破烂烂的红色松花江送我们过去,我们十三个人,再加上男主人一个,塞得车里满满的,一路上我都在担心,万一出现事故就跑不了啦;大家倒是对即将体验的漂流充满期待。

我们中大多数人都是没有玩过漂流的,只是在电视上看到过,山高水急,橡皮筏子随着湍急的水流嗖的一下冲下陡坡,然后溅起很高的水花。到了目的地之后,看到的场景和预想中完全不一样,水势平缓的狠,基本上不划桨的话,筏子是不会动的。

两个人一只橡皮筏子,每人一支桨。刚下水的时候特别逗,两个人划桨的方向总是协调不起来,然后筏子就在水面上各种转圈,死活不往前走,后来慢慢摸索,外加喊口号调节节奏,才慢慢熟悉起来。

大抵有水的地方总离不开打水仗,十三个人、六个筏子,现在已经忘记是谁开启战端,反正是在一片开阔的水面上,大家就打成一团;手中的船桨成了最有力的武器,对准目标,倾斜船桨,然后迅速用力切削水面,啪得一下,水花溅起两三米远,直接就撒了对方一身一脸;一时之间,各种喊杀声,惨叫声,乱作一团。闹过了,笑过了,互相看一看,身上就没有一点干的地方了。

玩累了,就慢慢的划到岸边,横过筏子来,躺在里面休息,两边是三四百米高的大青山,偶尔还有钻出隧道的火车隆隆驶过,大山之间就是细细的河流,或急或缓的流动着,躺在筏子上,突然就觉得特别的放松,无论是身体还是大脑,一下子就很空很空,当时就想,如果高山上再有人唱一曲山歌就更赞了。

漂流过后,晚上自助烧烤以及三国杀,没什么新意,除了大家在一起的开心。今天上午原计划是爬山,后来打听到爬山竟然门票要40元/人,果断决定去玩竹筏,仍然是水上运动。

竹筏,或者竹排,一直还停留在小学课本的记忆力,什么小竹排在水中游,江南鱼米乡之类的。依旧是两人一个竹排,每人一根撑杆,不知道是撑竹筏本来就简单,还是我领悟能力强,反正上去就能撑起来,哈哈。宽阔的水面,小小的竹筏,还有蒙蒙细雨,真让人有一种置身江南的错觉。

over,感觉我还是不擅长写游记性质的文章,基本上就是流水账了。总之玩得很开心,虽然路上几多辛苦,也算物有所值,不亦快哉。

十渡游玩留念


47 comments

    • 果然是大师慧眼,一下子就看到我了。恩,都是研究僧美女啊,有师姐有同学还有师妹,可惜都没有属于我的一个。嘿嘿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