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善怎么不被人欺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很多人都听说过这句话,也在不同场合用过这句话;但这回想说的是,人善怎么不被人欺?我不是来解决问题的,相反我是来请教大家这个问题的答案,顺别还要吐槽。

昨天下午大师姐硕士毕业答辩,和系里另外一位老师的两名学生搞了一场答辩会,由于各种原因,师姐的答辩顺序排在了第三位。按照答辩会的惯例或者说是礼节,答辩会现场需提前布置,悬挂横幅,调试投影仪,并为答辩委员会专家准备好纸、笔以及饮用水。

昨天的答辩会时间定在下午两点,大概一点半,那位老师的两名需要参加答辩的同学到了会议室,两手空空,然后就开始调试自己的幻灯片,一点四十五分,仍然没有要为委员会各位专家准备相应物品的迹象表现出来。没办法,我们自己课题组的小师弟,只得跑回我们自己办公室,为所有答辩会委员的老师摆放好了纸、笔以及饮用水。

本来按照我的想法,我们什么都不做,连前面两个人的答辩会都不去听,等到大师姐答辩的时候,我们才去会议室旁听,并给各位委员会老师准备相应物品。大师姐没同意,她说真这样做了,会让那位老师脸面上挂不住,我老板也会熊人的。

我要吐槽的事情大概就说完了,很小的事情对不对?会不会觉得我特别斤斤计较?

我计较的不是几只笔、几张纸和几瓶水,再说了这些东西都是我老板给出钱,也我也犯不着心疼;只是觉得顺不过这口气儿来?凭什么是我们来做这些准备工作?如果我们排在答辩会的第一位次,毫无疑问也毫不犹豫的我们就把这些细枝末节的小事情做了;但我们是最后一个位次答辩,你们就没有任何一点意识来做一下这些事情么?是觉得,无论谁先谁后,准备工作都是我们的义务,是我们理所应当要做的么?

答辩会结束了,呼啦啦全都走了个一干二净,收拾投影仪,打扫卫生,整理桌椅板凳,没有任何疑问的又全都是我们干的;我这气它能顺得过来才怪了。和师姐说起这个事情,我倒是觉得出现现在这种情况,全都是我老板给“惯”出来的!

前面提到过,我老板是个极为重视细节的人,人很正派,也很要面子,对于一些可做可不做的事情,他总是觉得做就做了,反正自己也不会受到什么太大的损失,连带着把这种观点都灌输到我们这些当学生的行为中来了,然后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今年还发生了个让我哭笑不得的事情,答辩会需要悬挂横幅,“北京大学20xx年硕士论文毕业答辩”,这个横幅一般是哪位老师的学生答辩时间早,哪位老师就自己去做一个的,后来答辩的同学就直接借过来用了,道理上没什么。去年,我老板嫌弃别人做的忒难看,他觉得硕士毕业对一个人来说一辈子就一回,横幅必须漂漂亮亮的,所以我们自己又重新做了一个质量特别好的。

然后,今年师姐的答辩定在5月17日,我们就计划5月10号左右的要出去做横幅。结果,有位老师的同学要提前答辩,她的学生找到我们课题组,问,“你们做的横幅呢,我们想提前用一下!”。我勒个去的,当时哥就不淡定了。您怎么好意思?!不过人家真的好意思了,我们也没办法,只能快速的出去做了个横幅,给他们用了。

嗯,本来还想好好吐槽评论一下这些事情,一看都码了这么多字了,我真是个能唠叨的人。

中心思想,我们不反对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对大家都有益的小事情,但是如果我们一直做一直做,就很容易给人留下“你们就应该做,这就是你们的义务”,这个到底该怎么办?采用什么方式,能够让对方知道,这件事情没有谁该做谁不该做的区别,我做了,你至少要表示一下谢意,另外下次碰到这件事你也应该贡献自己的一份心力?

老好人当多了,就成了滥好人了吧。


27 comments

  • 好吧 我毕业答辩的时候也遇到这种老师了 我们老师以前是教研室主任不过今年就要退休了所以就换了新的老师当,通常本科生答辩的事都是教研室主任管的,结果现在的那个主任啥也不管,电脑是我们实验室同学带的,场地是我们实验室布置的,水钱都是我们实验室掏的= = 真不知道等我们老师退休了,这个教研室得破落到什么地步。。。

    • @姗宝: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那个时候你们想操心也操不了心啦。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