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网的日子果断难熬

昨晚上十点回到宿舍的时候,登录学校的IP网关就显示内部服务错误,当时完全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问题;既然IP网关登陆不上,就连接学校的免费无线网络玩了一会,大概到十一点钟的时候,无线网络也挂掉了。洗洗睡觉。

大早上的起床后,才发现泥煤遇到了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断网了,不单单是外网,连内网都断了,这就意味着我连去未名BBS看帖逗乐的机会都没有了。在北京还有一个很讨厌的事情,就是移动和联通的热点覆盖范围太有限,至少北京大学医学部是没有覆盖到,也就不能用我的移动随E行账号连接网络;从这个角度讲,北京这个大城市还不如我们农村,至少是可以使用移动的无线网络服务的。

我常说的一句话,没有网络的电脑就是个废柴,神马都做不了,有客观上的做不了,比如没法查阅文献资料,也有主观上的做不了,就是能做也不想做,比如可以整理下论文神马的。研究生这三年是网瘾快速养成的三年,每天睁开眼就到办公室,打开电脑连接网络就是一整天,一边做着课题一遍挂着QQ刷着渣浪微博和校内,这些都成了很自然很自然的事情,或者说已经固化到大脑沟回里面了。

断网了,突然就有一种没抓没捞、手足无措的感觉;办公室里大家都在说,没网了还坐在办公室干什么,可不坐在办公室还能跑出去玩么?日头可是正烈。

以前没有电脑没有网络的日子是怎么熬过来的?或许根本称不上熬,因为那个时候不知道有电脑有网络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也就谈不上兴奋与艳羡。这算不算“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的一个变种?或许是。

昨天看书看到一段很有趣的话,讲村里的农妇们聚集到一起,总是以为皇宫里的娘娘们也会像她们一样,摊煎饼、蘸酱、卷大葱,只是娘娘们的煎饼用的面更白更精致,炸酱和大葱也比她们的好罢了。是不是很可笑,或者说很可悲?生活在两个世界里的人,无论如何也没法真正明白,他们的生活是那样的天差地别。

煎熬了一天,网络终于有了,校园里到处都能听到“可以上网了”的只言片语,看来,断网煎熬的不仅仅是我自己,而是a lot of people.时代的发展与科技的进步,惯坏了一大批人,幸还是不幸?谁知道。

晚上闲着无聊,又折腾了一下GoAgent,记得以前我也搞过,但是上传设置总是失败,兴许这回人品攒够了吧,竟然一下子就设置成功了。然后就是翻出去注册了一个twitter账号。


62 comment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