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农民工致信铁道部引发的思考

黄庆红,一名在温州打工的重庆籍农民工,因为一封写给铁道部的公开信,在春运即将来临之际,成为了“家喻户晓”的名人。事情的起因很简单,在温州打工的黄庆红多次去火车票的售票点排队买票,但是都没能买到票;售票员告诉他,现在铁道部开通了电话订票和网络订票,这两种售票途径的预售期都比窗口售票要早好几天,因此火车票都被人从网上和电话上订走了。黄庆红就给铁道部写了一封信,抱怨说自己以及工友们不会用网络订票,而且也没有网上银行,网络售票给他们带来了很大的麻烦和困扰。

黄庆红把信送到报社的时候,绝对没有想到,他这几页纸会引起多大的影响力。温州都市报刊载了,央视播出了,全国人民都知道了,电话从四面八方打来。农民工,春运,火车票,网络售票,电话售票,这每一个词语都是热点,当它们聚集到一起的时候,引起如此大的轰动也就不难理解了。农民工是弱势群体,现代化的售票方式在给一部分人带来便利的时候,给他们的回家之路增添了阻碍,如何解决这样一个矛盾?

黄庆红大概不用担心买不到票了,热心的媒体为他提供了回家的机票;但是诚如黄庆红收到机票时说的那样,“我可以回家了,工友们还没着落啊!”,媒体能帮助一个黄庆红,但是帮助不了其他数以百万计的黄庆红们,依靠媒体的资助也不是根本的解决办法。究竟该怎么办?铁道部是不是应该认真地思考一下?

电话售票和网络售票的预售期比窗口提前三天,目的是鼓励更多的人采用现代化的购票方式,这样问题就来了,“现代化”本身就带有不公平的色彩,它对于相当一部分人是unavailable的。这一点也不夸张,在我家乡的小镇上,银行的自动取款机都没有几个人会用,更遑论上网购票了。那就不推行现代化?也不好,在发售火车票这件事情上,现代化还是利大于弊。想来想去,我觉得现在这个阶段,比较好的解决问题的方式,就是三种售票方式的预售期还是保持其同,至少对于不会网购的人而言,在放票的那一瞬间,他们和其他人是平等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