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come back

昨天下午三点四十,我又回到了阔别了半月之久的帝都北京。一方面在家里呆的腻烦,一方面在真的要离开家的时候又感慨时间过得真快,心里生发出不愿离开的念头,但北京始终还有许多牵绊,总是一万个不愿意,该来的还是要来。回到学校放下行李,去餐厅简单的吃了个晚饭,给家里的妈打了个电话,她讲上午送我上车回到家,心里说不出来的难受,不愿意拾掇着做饭也不愿意吃饭,总是空落落的,老妈的话讲的我也挺不好受的,估计以后这种分别就是常态,当儿女的都有自己的生活,总不能一直呆在家里面不出来。在家的时候和老爸开玩笑,除非家里承包百十亩果园,我和弟弟都回家和他们侍弄果树,否则是不可能经常呆在家里的。

回到北京的第一刻,呼吸到第一口空气,压抑和沉重就扑面而来,毕业论文和毕业后的工作,逃脱了半个月的烦心事又不得不去面对。现在想来,身上有一种满是疲惫的感觉,似乎春节前的七八场求职面试将我的心力都耗尽了,也不知道最终是否能找到一份什么样的工作,最终是否能够如期毕业,研究生的最后一年实在是个魔炼,高考什么的和这个相比简直是弱爆了。嘴里边说着新年新气象,新年好运气的拜年话,心里嘀咕的却是前途未卜,一片迷茫的烦心事,说举步维艰可能有点夸张,但的确是有迈不开步子的赶脚。缺少正能量,缺乏正向刺激,也没什么让人特别开心的事情,就现在码着字,心里没奈何的就生发出“生亦何欢,死亦何惧”的感慨,这是经受不住打击即将崩溃的前兆么?

济南市卫生局的事业单位考试,一如预料中的那样没能进入面试,虽然如果我报考另一个岗位就会好很多,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搞笑的是国家疾控的初筛竟然有一个岗位没能通过,它的职位描述明明写着“京外生源,硕士一名,卫生事业管理/人力资源管理”,不知道我是哪里搞错了竟然被迫下架。

不讲了,现在总感觉说什么都没有心情,窗户外面的天色也是灰蒙蒙的,倍感压抑。


40 comment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